孙宏斌,下马从文

撰文 /   ©  AI财经社 董雨晴

编辑 /   ©  王晓玲

白衣骑士孙宏斌距离他的“诗与远方”,似乎又进了一步。

春节过后,凯发游戏融创中国正式对外公布了“文化复兴”计划:融创文化集团与融创地产、融创物业服务、融创文旅一起,成为融创的四大战略板块之一。孙宏斌的媒体人设也从之前的“乐视、贾跃亭、愿赌服输”中倏然转身,变成如今的“美好生活”和“诗与远方”。

2019年,注定是中国大型公司的调整年,融创也概莫能外。实际上,这场布局早在两年前就悄然展开。

“我在很多年前就投了个影视公司”,2017年1月,火线救援乐视的融创中国董事长孙宏斌,在面对外界对于一家房地产企业投资文娱类公司的质疑时,初次对外表达了他对文化娱乐行业的看好态度。

半年时间后,深陷债务危机的万达与融创、富力签下了一笔大单,融创和富力以总计631.7亿元的价格,收购了万达旗下13个文旅城以及76家酒店,其中,文旅归融创,酒店归富力。

2018年3月,位于北京朝阳门的文化和旅游部正式挂牌。远在香港召开融创2017年度业绩会的孙宏斌解释说,“文化就是诗,旅游就是远方,简单来说我们就是投资‘诗和远方’”。

2018年12月,作为融创中国的四大重要战略板块之一,融创文化集团也终于浮出水面,据官方表述,其包含了两块核心资产——乐创文娱和青岛东方影都。

经历了786天的试探、摸索与进击,孙宏斌的“诗与远方”终于正式启航。





01

并购来的“诗与远方”

 


融创文化与融创文旅分别撑起了“诗与远方”,也就是说融创文化更多的是以内容为主业。工商资料显示,融创文化集团的业务涵盖了文化娱乐内容制作发行、影视拍摄一体化服务等,经过长达两年时间的入股、并购,融创文化集团目前的两块核心资产——乐创文娱和青岛东方影都,分别是国内领先的影视制作公司和大型影视拍摄基地。

也就是说,今年春节档票房榜前五部电影,其中三部与融创文化都有渊源。刚刚过去的2019年春节档,孙宏斌和他的融创文化集团已经在“诗与远方”上迈进了一步。其中,票房冠亚军《流浪地球》和《疯狂的外星人》两部国产重工业大片,都拍摄于融创文化旗下的东方影都融创影视产业园。


与此同时,票房挤进春节档期前四的《熊出没•原始时代》,则是由融创文化旗下乐创文娱出品、发行。据专资办数据,截止2月26日,这三部电影的总票房已经达到71亿元。

2019年2月中,孙宏斌还曾与乐创文娱董事长张昭一行人,共同现身青岛西海岸新区,此行是为了推广已经正式更名的融创影视产业园,可以说是“趁热打铁”。

中国传统的影视公司,大多以内容制作为主业,很少有好莱坞式的全产业链公司。目前的融创文化集团,覆盖了与内容产品相关的投资、研发、制作、宣传、发行、运营等各个环节,形成了一个彼此呼应、承上启下的产业链条。

实际上,今天的融创文化集团已经具有一个全产业链雏形,一个内容平台、一个连接市场的分发平台,同时,还有融创文旅集团未来的线下实景娱乐作为IP变现渠道。

但全产业链的故事不好讲,就算有了业务布局,但此前的失败案例并不遥远,缺乏真正的优质内容,IP和线下运营团队也不够成熟,这两个因素像“鸡生蛋蛋生鸡”一样互相制约。为此,融创中国必须有升级版的计划,才能再次出发。

2017年1月,融创中国以总价150亿元金额,通过老股转让和增资扩股的方式,入股乐视网、乐视致新以及乐视影业三个核心标的。收购乐视,也是融创中国成立14年以来第一次涉及非地产业务的并购。




此前很少有人知道,孙宏斌本人一直对这块业务高度关注。早在入股乐视之初,融创就派出了相应高管入驻乐视,一边盘点乐视系资产存在的问题,一边寻求新的合作伙伴,在资金上予以支持。实际上,孙宏斌与乐视系高管的联系非常密切,有知情人士表述,“张昭很懂电影行业,他可以补齐孙宏斌在文化娱乐领域上欠缺的专业性”。


一边学习的同时,孙宏斌也通过收购在文化板块上大力扩张。2017年7月,深陷债务危机的万达与融创、富力签下了一笔大单,融创和富力以总计631.7亿元的价格,收购了万达旗下13个文旅城以及76家酒店,其中,文旅归融创,酒店归富力。


根据当时融创发布的公告,万达文旅项目的总建筑面积达到了6221.9万平方米,融创以295.75亿元的价格收购万达文旅项目91%的权益,万达回笼资金,并保有上述文旅项目9%的权益。

作为文化娱乐产业链下游的文旅业务,在融创的大力推进下初具模样。

此后经过一年的磨合,因为双方在运营问题上的意见相左,导致融创和万达双双动了第二次交易的念头。2018年,10月29日晚间,融创终于发布正式公告表示,与大连万达集团签订买卖协议,以62.81亿元收购万达集团多个文旅项目。将此前涉及的13个文旅城权益划分清楚,同时,一支经验丰富,擅长文旅业务运营的团队就纳入了孙宏斌麾下。

在这则公告发布前,有知情人士曾向AI财经社透漏,原本青岛万达东方影都会进行更细致的拆分,其中,文旅城部分将转交给融创,但影视拍摄用的专业影棚万达并不想卖出。但融创方面坚持要将影视产业园拿下。

这对于原本没有文化产业经验的融创而言,并非易事。实际上,融创之所以能够替代万达继续运营东方影都是二者在思维方式上的不同,万达更接近地产思维,而融创方面则希望把东方影都打造成真正的超级IP诞生地。

至此,距离融创集团首次入股乐视已经过去了786天,前后共耗资508.56亿元。

 



02

工业化布局



因为东方影都的存在,青岛这个原本以盛产海鲜和啤酒闻名的沿海城市,开始被冠以“电影之都”的称号,而拥有50余个专业级摄影棚以及全球最大面积的10000平米摄影棚电影工业园,填补了中国重工业电影产业的空白。



(青岛融创影视产业园)


2018年5月,在东方影都的启动仪式上,孙宏斌、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以及当地官员和行业人士都对东方影期予厚望。

从北京赶往青岛参与开业仪式的乐创文娱董事长张昭,也告诉AI财经社,“青岛影都的落成将是中国电影工业化进程中的标志性事件”。

尽管如此,那时电影产业基础薄弱的青岛距离“电影之都”仍有很大差距。

但2019春节档的成绩,让青岛距离“电影之都”的名号更近了一步,两部在融创影视产业园拍摄的工业化电影,《流浪地球》《疯狂的外星人》纷纷交出了答卷。《流浪地球》作为中国重工业科幻电影开山之作,以44.34亿元的总票房(截至2月28日)横扫2月电影市场。《疯狂的外星人》也获得了21.17亿元的票房成绩。

对此,有不少业内人士表示,中国电影的工业化时代,真的要到来了,而融创文化也将在其中扮演重要的角色。

此前,由于拍摄制作地点分散,中国电影并没有好莱坞那样的真正意义上的地标城市。反倒是横店率先在剧集制作领域先行一步。

反观好莱坞,20世纪初期,因为拍摄技术的局限性,也为了摆脱美国东部电影公司合并成的“信任联盟”压迫,美国南加州充足的日照和温暖的气候成为一些独立制片公司拍摄地首选。而后,大量的电影人开始聚集于___郊外一个只有冬青树林的西部小镇。

在这里,他们开始搭建起一套高效率的电影生产制度,为了满足美国人民日益增长的“观影需求”,这里逐步诞生了大的制片厂,而美国电影工业也迎来了它最辉煌的时期。

那个冬青树小镇,就是后来的好莱坞,也就是美国电影工业的发源地。实际上,在业内人士们看来,中国电影产业逐步步入工业化时代,一方面来源于大量的增量人群走进电影院开始看电影,从而创造出《战狼2》《流浪地球》这样票房拥有40亿到50亿元量级的电影。



(《流浪地球》片场)


另一方面,国产大片的出现,也来源于电影工业基础设施逐步搭建完备。

实际上,正是因为好莱坞制作基地的出现,才有了1990年代到2000年美国超级大片诞生的基础。而后在2005年后,通过投资并购的方式,迪士尼帝国才得以诞生。

此前,在首届文娱大会上,亲历过好莱坞崛起的张昭,也曾发表过这样的观点,“中国电影的制作、生产,其实是需要非常强的工业化的制作基地,或者叫做数字工业化的制作基地。不数字的话那个基地不行”,在他看来,数字化是中国电影工业化发展的核心,“如果不数字化,又变成拉着一个个旅行团去看拍戏了,像车墩影视基地、横店,都面临数字工业化的升级问题,数字化工业基地是未来中国电影能够像好莱坞一样诞生超级IP的基础”。

这也是融创极力想要拿下青岛东方影都的重要原因。据官方资料显示,东方影都融创影视产业园规划建有40个高科技摄影棚,其中包括一个面积达1万平方米的世界最大单体摄影棚,还包含一个室内外合一的水下摄影棚。

摄影棚可满足不同剧组的拍摄需求,英国松林电影制片厂作为产业园区的设计顾问保证影棚和设施可以参照国际标准。

同时,产业园内还有32个置景车间,外景区包含主题外景地服务楼及空置外景场地,主题外景地含15栋3-5层风格迥异的建筑立面,如民国上海、欧美风情等多个场景,而巨大的空置外景场地可定制布景,满足大规模专业搭景和拍摄需求。

除了近期上映的《流浪地球》、《疯狂的外星人》,此前《环太平洋2》、《一出好戏》等大制作影片也是从这里走上银幕,未来《封神三部曲》、《太空2049》、《天星术》将陆续进驻拍摄。

03

孙宏斌的文化野心

目前看来,融创影视产业园的逐步完善,让融创文化集团成为中国电影工业化进程中的重要存在。

而另一方面,“内容”仍旧是融创文化集团需要继续加强的部分。目前,乐创文娱已经完全纳入融创文化集团旗下。双方在业务上已实现绝对融合,乐创文娱董事长张昭在融创文化集团中亦有任职。

此前,受乐视系崩盘影响,原本估值达到98亿、每年产出电影十余部的乐创文娱受到了重创,因为缺乏资金,不少项目停摆。就连合作多年的动画项目《熊出没》在2018年春节档,也因背负质疑,而被别家拿去。

但经过乐创文娱的多方努力,2019年春节档《熊出没》系列第六部,再一次回到了自己手上。实际上,《熊出没·原始时代》也成为乐创文娱重回主流视野的重要作品。




截至目前,电影《熊出没·原始时代》在首日仅有4.4%排片的情况下,收获了7亿元的票房。在回顾这部影片的宣发经验时,乐创文娱董事长张昭对AI财经社表示,内容公司在当下这个时代应该找好自己的定位。“你的本质是什么,内容扮演什么角色”。

在张昭看来,未来中国内容产业中坚力量,可分为两种类型,一种是以创作者为主的公司,充分发挥自己的创作才能。另一种就是市场化的“出品公司”,所谓出品公司,可以更好的连接资本与创作人才,同时将内容进行更加市场化的包装,“用市场的逻辑服务于电影观众,不是内容直接面对消费者,要把内容做成品牌”,张昭说,2019年春节档,乐创文娱联合华强为《熊出没·原始时代》制作了多个方言版本,“要让用户找到这部电影是为你而做的定制感”。

实际上,横贯全球的迪士尼帝国,也是直接面向C端用户做市场,旗下卢卡斯影业、漫威影业、皮克斯,每一个制片公司出品的内容都有着鲜明的品牌特征。这些制片公司出品的电影作品商品属性更重,其中很难看到创作者的自我表达。但也更容易诞生超级IP,不少分析师认为,超级IP正是主题乐园的灵魂。

 

在目前融创文化集团搭建的完整产业链中,制作环节依旧是短板,而更长尾的影响是,后续融创文旅集团等实景娱乐项目有可能因为内容的缺失而在运营上失去先发优势。

 

从更大的背景看,融创文化还承载着和融创其他业务板块产生巨大协同效应的任务。为文旅集团输出真正有用户基础的超级IP、为地产集团服务的人群提供高品质的文化消费生活等等。

当融创中国的主营业务地产业务走入下半场,在孙宏斌看来,下半场的重点就是“美好生活”,实际上,“诗与远方”是融创的触手,对此,孙宏斌曾经解释道,“融创中国一直在为将来转型做准备。我一直说饱暖思美好生活,所以我们现在投资了文化、旅游。”

当然,反过来看,其它业务板块同样可以给文化板块支持——地产板块不仅可以为文化板块在土地、资金等方面提供支持,还可以为融创文化的内容制作提供现实人群口味、兴趣、关注点、价值观等的大数据基础。

与此同时,融创优质的业主群体往往具备对其周围的圈子容易产生影响力的具号召力的特质,这是融创文化的IP内容及线下场景运营的人群基础。而文旅板块天然与文化板块具有共通性,两者之间在IP运营、流量互换等方面具有巨大想象空间。

© 往期回顾


© THE END

本文由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部分图片素材源自视觉中国

商务合作请加微信:milk-519

本账号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签约账号

/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terrorinorlando.com/ganhuo/490.html